11

Life 生活 2014/12/01 00:45
“如果让你回到过去纠正一个你做过的决定-那会是什么?” 我问。
“从来没想过这问题....应该是带着现在的脑袋回到小学的年代,这样很多事情都会对了”
“......?”
“因为觉得自己小时候总是不够认真学习”

我们在回家的路途中经过了那间医院。去年的十二月六号晚哥哥静静地平躺在急症室里的手术床上,似乎没一丝挣扎过的痕迹。那个当下,我责怪他不够努力——为什么没有为了我们而努力生存下来。自从那次,我都尽量地绕道而行。

后来我们还聊了同样离开人间的宠物狗、离开身边的人、和对自己的期许。

我记得很久以前,五、六年前(?),我们的话题总是环绕着对于生命的抱负、远大的理想和想完成的事。非常热血。不是想为赋新词强说愁,但如今的话题添加了生死的课题,和对于生活的几分唏嘘和无奈。我想,我们能志趣相投那么久,原因之一是彼此都是比较感性的动物。

好久都没再写部落格。前阵子系统故障才修好,敲敲键盘又删除,来回反复就感觉疲累。生活几乎就被工作、塞车和无法宣泄的许多杂念吞噬。身为职场新新人类,太多的事要学习,虽然很感谢同事和上司都给予有力的支持,但很多时候都得靠自己力争上游。在猎头这行业,我的日常工作就是不停地见客户和面试求职人士、通话。像是一分销售工作,可怕的是我所卖是随时会改变主意的行走产品。

非常可憎。我见证了这份差的挑战,害我差点就对全宇宙人类失信。
或许再沉淀一段时间成了老姜,会比较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。或许。


敲打一篇部落格的时间是非常奢侈的,就连假日也提不起劲来。我的新爱好是睡觉,生活乏味到弥漫一股尘埃味。
生活乏味,工作更是力不从心。我想,因为工作性质和人类息息相关,加上是前锋的关系——只要精神欠佳或状态不好,工作效率便是大幅度地降低、判断失准、让客户或求职的专业人士对你失信。为了维持一个健康和充满正能量的心态,我想我该常上来抒发——毕竟这也是我维持了八/九年了的减压活动。

喔,还得开始画画


还有旅行!!


用戶插入圖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美丽的世界,我会回来的。
2014/12/01 00:45 2014/12/01 00:45
Comment(4)

Heart talks 心情 2014/03/14 00:03
Handa mayam buddhassa bhagavato pubbabhāga-namakāram karomase

那天早上睁开眼那瞬间,我听见远方的召唤,响透林间,伴着树叶轻轻碰撞的沙沙响、微风掠过湖面的呼呼声,还有夕阳在开放式禅堂的斜方缓缓消失在树林间的,无声的声音。Sister 一身简白长袖衬衫、深蓝色的长袍裙,盘在脑后的乌黑长发因为背后的夕阳而闪闪发亮,就像翁山苏姬一样,庄严又大方地坐在三四十人的禅堂前悠悠地哼着........
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
那把声音的透彻力穿过云层、空气、光、时光,在晃荡纷乱之中缓缓地延伸、扩张、蔓延......
我闭上眼睛,努力地感受着这股静止般的张力,有力量得令我鸡皮疙瘩起来。

是时候归心于禅。


用户插入图片
用户插入图片


2014/03/14 00:03 2014/03/14 00:03
Comment(1)

生活记录

Life 生活 2014/03/12 23:06
圣诞节过了、新年过了、终于搬家了、补考了、正式毕业了.....100天也来了。失去哥哥已经快100天了,时间似乎飞逝而去,思念却在时间里漫长地无尽地拖拉。至今只在梦里见过他一次,但是经常睡醒的那一刹那,脑海里总是会闪过他坐在房间里的矮柜子上看着窗外的画面,有一道温柔的阳光,无法辨识是晨曦还是夕阳,粼粼波光般洒在他脸上,正在开心地说着些什么。丧失亲人,悲哀、感慨、难过,但是那种彻心彻肺的心痛——痛不言喻的痛,我想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了解。从一种情绪演变到一种精神层面上的表现,蔓延到肌肤、到身上每一根细胞.....甚至指甲都像在隐隐作痛。伤痛一点一滴地融入生活,有时觉得生命里有许多事——大事小事、好事坏事,都像是绕着某个主轴跟着一套定律而进行的。我想我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,自小经常会幻想坏事的降临,在自己身上和在家人的身上。一、两年前吧,我曾经泪流满面地从噩梦中醒来,梦见失去了哥哥,慌张地跑出房外看看哥哥;看见他还健在的那一种心安,我还记得。对于命运的这般安排,我再没有疑问,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,能够更淡然地接受生命的韧劲与脆弱。这些日子,不断地刷新求职网站、去了一些面试、见过一些精彩的人和一些冷言冷语的职业人士。一直想写些什么,却敲不出几个字。明天有个final的面试了,希望自己真的要好好表现,这份差一定要快快到手,加油!

 
用戶插入圖片

2014/03/12 23:06 2014/03/12 23:06
Comment(4)

Family 家庭 2014/01/31 03:59
终于搬家啦!
 
从收拾到搬迁、洗尘到排列与摆设,再来是环境和心理上的适应,前前后后都需要两个星期左右。抑或更多。每一次搬家都像一次重生,终会舍弃一些东西,保留一些什么的,还有迎接一些新东西。这和成长的过程很像,有时抛弃的东西很多,有时迎接的东西很多,但不管是好是坏,都是必经的路程。小女孩到了某个年龄、某一天都会释怀地将曾经心爱的洋娃娃转手予人,因为每一种占有的快乐都会过期;而我们总会领悟,拥有不一定是物质的占有,有时心灵上的富足是一种无形而更巨大的拥有。
 
就像「家」的意义。
搬一间大的、宽阔又舒服的新家一直是我们一家人的愿望,也是爸妈辛苦耕耘了许久的目标。这段血与泪的过程中,我为要追求、寻找心中的归宿也离开了家里好几回,每一次回家都要重新认识‘家’的概念一次。我总是没弄明白,也总是让老人家伤心。一直到哥哥为新家维修时出事了。我在陌生的新房间里盯着天花板看,有好多个夜晚总是睡不着觉,想起哥哥的身影和声音,引领着我参观当初刚建时充满石灰味道的新家。还有后来选择房间家具的木纹,我在抱怨自己选择的纹色老土,他一脸认真地安慰:“不会啊~还好啦~虽然我房间的木纹搭配还是最美的...”,然后自己嘻嘻傻笑。看着家里的每一木一板,想起它们曾经都有过哥哥的手余温,还有不被实现的幻想和希望,总是越想越不能自己。我对着空气说,“哥,我们搬家啦,你得空来用用你做的桌子、橱子.....那么多我们也用不完啊”
 
这家什么都有,但总觉得缺了什么。这个缺角将会是一辈子,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遗憾。
 
家,不需华贵。它不一定要有热水器、冷气、冰箱、大电视、大橱、大床......;它,只需要完整。这样的概念虽然听上了一百千万次,也挂在嘴边自以为自己懂了,但很可惜我却需要靠生死与失去的经验来验证及领悟。
 
 
 
用户插入图片
 
 
 
进行中的油画:梵谷《向日葵》。
一直重提无法弥补的遗憾也只会对自己与身边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,有太多悲伤真的不必多提。将这一切悲感结集成生存的动机之一,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便是好好地珍惜、保护、照顾这个家。为了哥哥,为了家。这一年新年特别有感触,祝大家新年快乐,要马上珍惜眼前人。
 
 
2014/01/31 03:59 2014/01/31 03:59
Comment(6)
想写这篇文已经是几个星期前的事。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今天决定流水行云般写一写,只求驱散下堆积许久的郁闷。今天是哥哥离开一个月。上个月的昨天这个时候他正在和朋友讯息讨论着晚上唱k庆生的事。现在是6.00pm。上个月的今天是哥哥的生日。今天是敬爱的Yasmin Ahmad 大姐的生日。7号真是个让人伤心的日子。

刚从一个很重要的面试回来。“我愿意花上一个小时面试你,因为我喜欢你;其他的面试者,我早就给结束了。期待第二回合再见到你。”——某MNCCountry Recruiter说。之前另一家公司我有幸入选了第三次的面试,在下个星期。现在的挣扎是应该如何抉择,两者都是资源富足的国际大机构,两者的薪金都优渥,只是工作性质迥异。

那天回到童年里的云吞面档口,熟悉的大婶大叔正准备关上铺子了。只好在附近的铺子吃鸡饭,同样是熟悉的脸孔;还有卖飞机水的四眼两兄弟,脸上没有岁月,宛如几年前的风貌。那些日子,我穿着蓝白校服流荡此处,补习前吃个云吞面,有时还会跷补习班;回家时会绕过这小贩中心到巴士总站,与外劳们挤在小巴里,呼吸着被汗味充斥的稀薄空气。这陈旧的美食中心从爸妈那个年代兴亡后便被繁华遗弃,暗巷里虫飞鼠窜,阴阴湿湿,扑鼻而来是成年累积在气体里的尿骚味和食物的香味。矛盾的结合,置身其中却能神奇地迅速融入。

只因为,那是童年的味道。

最近常常想起童年的味道。是想念哥哥吧。我和他一起长大,我的童年里就是跟着哥哥跑,一起躲在房间里剪掉芭比娃娃的金色长发、一起躲开妈妈的追打、一起吃KFC、一起吃童年里的云吞面。如果不去想,哥哥仿佛还在。“哥哥”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所不在的感觉,只要不去固执,脑袋很容易被迷惑说“哥哥”其实还在。他在外面的餐桌上打机啊!他在房间里睡觉赖床啊!他迷蒙着双眼,拖着毛巾从房间里笨拙地走出来啊!他笑嘻嘻地在看Running man啊!他喜欢自己弄煎蛋吃!........真是个奇怪又心痛得不行的感觉。

这些日子以来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每一天,吃饭、冲凉,开心或失落,就会不经意想起他。只能煎着蛋默默流泪,吃喝着每一口清凉或美味都想奉献给他,看的每一个美丽的灯火都想收下来交给他。画面停留在那个夜晚躺在急救床上,他仍然温热的脸颊、每一根手指、细至每一根毛发和脸上的每一个毛孔。指甲已经呈微紫了。还有在解剖室里推出来时的安详样子。熟悉得不行又有一点陌生......真奇怪。我觉得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莫名奢侈,似乎我正在占有他应该拥有的;似乎我在挥洒着他生存的权利;似乎该离开的是我这个看过世界、只懂得吃喝玩乐的自私妹妹。

我想带他到我住过的泰国岛屿,让他看看碧蓝深海里穆然游过的小鲨鱼、成群结队的小丑鱼,还有总是游得很近与我四目相望的傻傻蓝色小鱼。我想让他看看巴黎塞纳河的长流、爱琴海的雄伟与浪漫、布达佩斯的月下城堡夜景、还有非常非常热情的伊斯坦布尔......我想带他去那些,我们小时候爱翻开指指点点玩猜国家、找袋鼠、找北极熊游戏的地图大书上的每一个景点。那是我们喜爱的其中一个游戏,已经被遗忘的游戏。姑姑送的地图大书也不知在哪里了。我还记得书本的味道,就是一种纸箱的味道,带有一点点腐蚀味。

我们说过的那些陌生的国家,他可曾想去过?

我一直很想知道哥哥的内心世界,看似很简单,但我真想知道,是我的自大忽略了它的奇特之处还是他从来都不说,又或真是那么简单?他可曾有过什么特别的梦想,想吃的东西,想去的地方,未完成的事?如果这世界没有电子产品,我们交际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,更有意义一些。如果如果如果如果如果如果,幸福的生存者总是在如果。两个弟弟各自梦见他,一个梦里两眼泪流、一个梦里笑得灿烂。他说:“不要傻啦,我没有死!”。我可以想像他说这话时一贯的“不要傻啦~”的口吻。就是他招牌的口吻。

我还感觉到。

一气呵成写到这里,我写不下去了,就这样。

用户插入图片

送上一片希腊盛夏的晴朗天空,给

用户插入图片

禅坐时的Sister Natini



我会努力的。



2014/01/07 20:36 2014/01/07 20:36
Comment(4)

bye bye 哥哥

Family 家庭 2013/12/09 18:55
无法入睡,合上双眼映入眼帘尽是他笨拙的身影;无法下咽,肚子饿了吃点什么就反胃想呕吐;头好疼,全都集中在后脑袋来,感觉不到身上的神经,只感觉脑袋在隐隐作痛。吞了好几颗药,全都不见得有效,脑袋依然在紧绷、肚子依然在绞痛。看着他平时坐着玩游戏的座位,平时戴上的耳机,平时赖着不起身的床,用的水罐、爱吃的食物、喜欢的歌曲......再想起他是如何死,死前承受的疼痛,眼泪就不听使唤,一股压力又从脚板冲上脑袋来。

那天我刚考完试,约傍晚7点左右,出奇地摇了个电话给妈妈。电话那头是妈妈急躁的声音,说刚收到爸爸的来电,哥哥在新家工作时出事进了医院。我一听就生气了,生气哥哥总是笨手笨脚的,做什么事总要发生意外让人操心。自己的眼镜就弄丢了近十副,还有身份证、驾照、车锁匙、钱包.....哥哥总是丢三落四,比常人少根筋。当时医生在抢救,电话里头妈妈也不太在状况内,叫我不用急着赶过来,应该是小事。我心想傻傻的哥哥福大命大,傻人有傻福,肯定没事的啦,怎知途中就收到妈妈崩溃的来电。

医院里妈妈牵着我,掀开白布,是哥哥。是那个和我一起成长、一起玩耍、吵架、打架、每逢周日早上一起看power rangers、一起睡觉、陪我一起上学放学、无数个凌晨需要我泼水发狂叫醒去上学、总是被我欺负却不作声、被我小姐脾气发飙也笑着承受、被我冷言冷语讽刺也笑着带过、看着我成长、叛逆的——哥哥。我又想起了他幼稚园的作业,所有的人物都一律是一个颜色,从头到脚,从天空到土地,他都用绿色,或蓝色;还有一次他要求借我的buncho蜡笔,我死不肯借,他苦苦哀求,我对他喊话说一定要照顾好。给我还回来的时候橙色不见了,还有其他的颜色也断了、纸张全被撕开、纸盒也肮肮脏脏,我气得发飙,对他说:我从此以后不再借你东西了!!!!还有一次他递来一张他亲手画的图,虽然还是七歪八歪的,却是一个画得比平时有水准的火柴人,手握一束花跪下面着一个绑着马尾的火柴人,两人的嘴角上扬,图画的下方写着i love you;我静悄悄地收起来,好开心。然后这一刻,我握着他冰冷的手,他的脸,他的头发,是说不上来的熟悉。我等着他睁开眼睛,像平时赖床一样,会懒懒地应一声:噢。等着,等着,他却静静地躺着不动了。

从验尸房到殡仪馆的途中,爸爸自言自语说:“他还没吃饭,肚子一定很饿....”;妈妈接着说:“他最贪吃了”;平时和他一起工作的工人,也是案发现场的见证人说,“他平时吃饭会拿很多很多黑酱油肉碎、炸肉、梅菜,还有冷汽水,一百号或可乐。”出事当晚他其实和朋友们约了去唱k,翻看他的手机,最后一封发出去的简讯是6.00pm,他问有谁会过来。隔天是他的生日,十二月七号。前两天我才想对他说声生日快乐,心想当天才祝福吧,怎知他却匆匆走了,连23岁生日也过不了。

上几个星期,他很反常地称赞我的头发漂亮。我没说谢谢,只是翻了白眼说你现在才发现!然后沾沾自喜。我很生气自己。生气自己没有真正地对这个大哥哥表达过内心的爱,生气自己为何总是生气他,生气自己为何不曾对他说过真心话,生气为何没有回复他说:“i love you too”。我总是期望有哪一天他会认真起来,不再混混沌沌,好好地策划自己的人生,追逐自己的梦想,为自己也为家人做一些事。现在想想,其实他并不是一无是处,至少他乖巧听话,一生人不曾干过大坏事,个性懒散却非常随和,不曾发脾气不曾发飙顶嘴。“kia,去看戏”,他会像个小孩一样笑着点头,随便穿个拖鞋就开车。我不会忘记他的笑声。如此单纯、如此纯粹,咯咯咯咯咯笑得喘不过气来,还拍椅、跳脚,响遍整个戏院,总是被我白眼叫他控制一下。这世上有千万种人,他是最简单的一种,浑厚、耿直、老实,不懂得转弯抹角,不善言辞,没有意见也没有偏见,什么都随便。平时的活动范围都在离家十公里内,没有什么要求,简衣破裤,偶尔买件便宜的衣服裤子,吃个叉烧饭,有电脑玩,就开心了。我只要想起他如此一个简单的傻男孩,要承受那一刻的痛苦是如此地不公,心就绞痛得快裂开。

看着哥哥生日前几天买的灰色帽子,我想是生日当天要戴上的吧,想着自己从来没送过什么礼物给他,心是疼得不行。他仅有的财产是他最迷恋的武侠小说,以前总是边吃饭边看书,甚至连驾车都有能力等红绿灯时看书,总是被我和妈妈破口大骂。妈妈哭红了眼,对着他的一箱小说,痴痴地说:“你的宝贝小说烧给你,你在下面慢慢看,让你不会寂寞”。我摸着妈妈给他买的最后一件白衬衫说:“....很美....”,大家都哭成一团。

妈妈每看哥哥的遗体一次就要崩溃一次。阿嬷一到殡仪馆,非常难过哭了,冲着对哥哥说:“阿公死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心痛,你死了让阿嬷好心痛!”。我们给他烧了屋子、车子、还有很多金银财宝。我拉着小弟的衣袖笑着说,“你看哥哥,比我们还早搬新家”,笑着笑着,心酸得不行。不好笑的笑话,让弟弟也抽泣起来。眼看哥哥的遗体慢慢地被送进火化场里,我小声地说:gor gor,我愿意。bye bye,我爱你。

我爱你。
我从来没说过,甚至不曾表现过。

明天是爸爸的生日。我知道他非常非常自责。他的身子不好,血压高,喜欢压抑自己的情绪,又要每天回到有哥哥回忆的工厂里工作,未来还要睡在事发的新家房里,我难以想像他承受的痛苦有多深。妈也是,少了自己身上的一块肉,要怎么不难过。她也非常自责,痴痴地说:“早知道我就不要每天骂他.........早知道.....早知道.....早知道....”

哥哥是个不择不扣的,快乐的,大好人。人说好人都早离开,离开这恶人的世界。虽然我不相信轮回,但我知道你,哥哥,你下一世一定会投胎做个很幸福、很有爱的人。你看你,这一世人被喜欢的女孩子拒绝,痴心一片总是换来别人的糟蹋;我总是在期待你能快快娶老婆,我知道你的下一世一定会有一段美丽的姻缘。:)

好想念你,ah gor。
我会乖的,我会尽责照顾好家里,你要放心去,去找很疼我们的阿公。得空要回来给阿嬷爸爸妈妈美梦,保佑弟弟妹妹平安顺利。


2013/12/09 18:55 2013/12/09 18:55
Comment(17)

哥哥

Family 家庭 2013/12/07 08:13
用户插入图片

今年八月才拍的一张全家福,当时我刚从泰国逍遥回来。

有很多话说不出来,有很多想写不出来......一起长大的哥哥,虽然他总是说我任性,而我总是说他大懒虫,但我还是很爱很爱他的。就是一种,怀着很大期望的爱......这世上有很多种人,他是最简单的那种——耿直、厚实、善良、朴实,他总是说:“随便啦”。昨晚本该去唱k庆祝生日的啊,怎么你去了唱天使的歌。

随便啦
随便啦
随便啦

我的哥哥
你快回家来
.......




2013/12/07 08:13 2013/12/07 08:13
Comment(3)

21岁这一年

Personal 私隐 2013/11/30 11:52
去年10月11日,就在21岁生日前几个星期,我理清三千发丝,了了积存已久的小心愿(点击阅读:光头妹)。其实早在当初从欧洲旅行回来后就冒生这疯狂的念头,对我而言,这是一种意象性的了结、解脱、洗尘。也不为什么,就是心生的一股冲动。但我只是一直在想。直到机缘巧合遇上一场慈善活动,能为慈善又一圆自己的心愿,何乐而不为?加上那时候有狼先生的精神鼓励加持,他总会赞说:“只要你的心美,外表如何改变都美丽”;我想,一个女人的美丽,多与她的爱人息息相关。身边的爱人——可以是好朋友、家人或情人,他们如何滋养你的信心、灌溉你的美丽,就造就如何的你。虽然时过境迁,我还是衷心感谢有他,在我成人前为我埋伏下这笔转折点,教会我纯净、给予我美丽,与发光发亮的勇气。

 
与好久不见的中学老朋友邱源森!

浪辉哥与光头妹 :)


21岁这一年过得特别快。一月开学、五月放了三个月假,八月开学,十二月毕业、放假、失业。间中穿插狼先生的踪影——在我们租住的房子里、印度麻麻档里、牵手漫步的雨夜里、小王子故事的幻想里、炎热的曼谷巷弄里、移动的长途车厢里、撕心裂肺的拥抱与分离.....,还有一直在重复的恶性循环里。当然,我也去了一趟极具意义的佛教禅坐。简衣素食,在大自然的和谐里学习呼吸;赤脚踩沙,在星夜弥漫湖面的岸边静走。我自认是个问题孩子,定不下心来,总是在浮沉寻找着、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根源、寻找着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归宿。禅坐让我想通了一些,化了一些迷思,磨去一些顽固的菱角,让我深入了解佛法。与其说是宗教,佛教更像是一门人生哲学。我的态度中立,只要对自己有用的就会好好学习。

我信仰的是爱、自由、美。



对我照顾有加的sister,经常端来一杯热可可,跟我说说她的人生经验与智慧。

还有后来在泰国南部岛屿上的生活。遇见的好人、坏人、疯子、贵人,至今仍在脑里清晰着:租摩托车的老板曾是个学佛弟子,我都叫他爸爸,他在我临走前送了我一尊自家收藏的佛牌,是某法号自雕的佛牌,代代传下,非常珍贵;还有那猛嗑海洛因、可卡因的意大利女孩和瑞士男人,想念他们意识清醒的时候,在海边一起享用的手作披萨;锣声冥想大师,他总是说我是个纯净的仙女,是一朵需要被持续灌溉的小花,要美丽地绽放;还有来自德国的短发女孩,差点被折腾死了,与泰籍医生护士们却沟通不来,上演现实版的 lost in translation.......

这一年,真的遇见好多人。


前几个星期我又老了一岁啦。22岁这一年,有几项要不断提醒自己的事:

1.要当个ego booster,对自己,也对身边的人。
2.找份喜欢的工作、喜欢的人、好好珍惜他们。
3.对自己、家人、朋友、社会负责任。
4.专注、专注、再专注。


头发长啦,年龄长啦,智慧也该长长。
加油!







2013/11/30 11:52 2013/11/30 11:52
Comment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