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

Life 生活 2014/12/01 00:45
“如果让你回到过去纠正一个你做过的决定-那会是什么?” 我问。
“从来没想过这问题....应该是带着现在的脑袋回到小学的年代,这样很多事情都会对了”
“......?”
“因为觉得自己小时候总是不够认真学习”

我们在回家的路途中经过了那间医院。去年的十二月六号晚哥哥静静地平躺在急症室里的手术床上,似乎没一丝挣扎过的痕迹。那个当下,我责怪他不够努力——为什么没有为了我们而努力生存下来。自从那次,我都尽量地绕道而行。

后来我们还聊了同样离开人间的宠物狗、离开身边的人、和对自己的期许。

我记得很久以前,五、六年前(?),我们的话题总是环绕着对于生命的抱负、远大的理想和想完成的事。非常热血。不是想为赋新词强说愁,但如今的话题添加了生死的课题,和对于生活的几分唏嘘和无奈。我想,我们能志趣相投那么久,原因之一是彼此都是比较感性的动物。

好久都没再写部落格。前阵子系统故障才修好,敲敲键盘又删除,来回反复就感觉疲累。生活几乎就被工作、塞车和无法宣泄的许多杂念吞噬。身为职场新新人类,太多的事要学习,虽然很感谢同事和上司都给予有力的支持,但很多时候都得靠自己力争上游。在猎头这行业,我的日常工作就是不停地见客户和面试求职人士、通话。像是一分销售工作,可怕的是我所卖是随时会改变主意的行走产品。

非常可憎。我见证了这份差的挑战,害我差点就对全宇宙人类失信。
或许再沉淀一段时间成了老姜,会比较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。或许。


敲打一篇部落格的时间是非常奢侈的,就连假日也提不起劲来。我的新爱好是睡觉,生活乏味到弥漫一股尘埃味。
生活乏味,工作更是力不从心。我想,因为工作性质和人类息息相关,加上是前锋的关系——只要精神欠佳或状态不好,工作效率便是大幅度地降低、判断失准、让客户或求职的专业人士对你失信。为了维持一个健康和充满正能量的心态,我想我该常上来抒发——毕竟这也是我维持了八/九年了的减压活动。

喔,还得开始画画


还有旅行!!


用戶插入圖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美丽的世界,我会回来的。
2014/12/01 00:45 2014/12/01 00:45
Comment(4)

Heart talks 心情 2014/03/14 00:03
Handa mayam buddhassa bhagavato pubbabhāga-namakāram karomase

那天早上睁开眼那瞬间,我听见远方的召唤,响透林间,伴着树叶轻轻碰撞的沙沙响、微风掠过湖面的呼呼声,还有夕阳在开放式禅堂的斜方缓缓消失在树林间的,无声的声音。Sister 一身简白长袖衬衫、深蓝色的长袍裙,盘在脑后的乌黑长发因为背后的夕阳而闪闪发亮,就像翁山苏姬一样,庄严又大方地坐在三四十人的禅堂前悠悠地哼着........
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

那把声音的透彻力穿过云层、空气、光、时光,在晃荡纷乱之中缓缓地延伸、扩张、蔓延......
我闭上眼睛,努力地感受着这股静止般的张力,有力量得令我鸡皮疙瘩起来。

是时候归心于禅。


用户插入图片
用户插入图片


2014/03/14 00:03 2014/03/14 00:03
Comment(1)

生活记录

Life 生活 2014/03/12 23:06
圣诞节过了、新年过了、终于搬家了、补考了、正式毕业了.....100天也来了。失去哥哥已经快100天了,时间似乎飞逝而去,思念却在时间里漫长地无尽地拖拉。至今只在梦里见过他一次,但是经常睡醒的那一刹那,脑海里总是会闪过他坐在房间里的矮柜子上看着窗外的画面,有一道温柔的阳光,无法辨识是晨曦还是夕阳,粼粼波光般洒在他脸上,正在开心地说着些什么。丧失亲人,悲哀、感慨、难过,但是那种彻心彻肺的心痛——痛不言喻的痛,我想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了解。从一种情绪演变到一种精神层面上的表现,蔓延到肌肤、到身上每一根细胞.....甚至指甲都像在隐隐作痛。伤痛一点一滴地融入生活,有时觉得生命里有许多事——大事小事、好事坏事,都像是绕着某个主轴跟着一套定律而进行的。我想我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,自小经常会幻想坏事的降临,在自己身上和在家人的身上。一、两年前吧,我曾经泪流满面地从噩梦中醒来,梦见失去了哥哥,慌张地跑出房外看看哥哥;看见他还健在的那一种心安,我还记得。对于命运的这般安排,我再没有疑问,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,能够更淡然地接受生命的韧劲与脆弱。这些日子,不断地刷新求职网站、去了一些面试、见过一些精彩的人和一些冷言冷语的职业人士。一直想写些什么,却敲不出几个字。明天有个final的面试了,希望自己真的要好好表现,这份差一定要快快到手,加油!

 
用戶插入圖片

2014/03/12 23:06 2014/03/12 23:06
Comment(5)

Family 家庭 2014/01/31 03:59
终于搬家啦!
 
从收拾到搬迁、洗尘到排列与摆设,再来是环境和心理上的适应,前前后后都需要两个星期左右。抑或更多。每一次搬家都像一次重生,终会舍弃一些东西,保留一些什么的,还有迎接一些新东西。这和成长的过程很像,有时抛弃的东西很多,有时迎接的东西很多,但不管是好是坏,都是必经的路程。小女孩到了某个年龄、某一天都会释怀地将曾经心爱的洋娃娃转手予人,因为每一种占有的快乐都会过期;而我们总会领悟,拥有不一定是物质的占有,有时心灵上的富足是一种无形而更巨大的拥有。
 
就像「家」的意义。
搬一间大的、宽阔又舒服的新家一直是我们一家人的愿望,也是爸妈辛苦耕耘了许久的目标。这段血与泪的过程中,我为要追求、寻找心中的归宿也离开了家里好几回,每一次回家都要重新认识‘家’的概念一次。我总是没弄明白,也总是让老人家伤心。一直到哥哥为新家维修时出事了。我在陌生的新房间里盯着天花板看,有好多个夜晚总是睡不着觉,想起哥哥的身影和声音,引领着我参观当初刚建时充满石灰味道的新家。还有后来选择房间家具的木纹,我在抱怨自己选择的纹色老土,他一脸认真地安慰:“不会啊~还好啦~虽然我房间的木纹搭配还是最美的...”,然后自己嘻嘻傻笑。看着家里的每一木一板,想起它们曾经都有过哥哥的手余温,还有不被实现的幻想和希望,总是越想越不能自己。我对着空气说,“哥,我们搬家啦,你得空来用用你做的桌子、橱子.....那么多我们也用不完啊”
 
这家什么都有,但总觉得缺了什么。这个缺角将会是一辈子,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遗憾。
 
家,不需华贵。它不一定要有热水器、冷气、冰箱、大电视、大橱、大床......;它,只需要完整。这样的概念虽然听上了一百千万次,也挂在嘴边自以为自己懂了,但很可惜我却需要靠生死与失去的经验来验证及领悟。
 
 
 
用户插入图片
 
 
 
进行中的油画:梵谷《向日葵》。
一直重提无法弥补的遗憾也只会对自己与身边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,有太多悲伤真的不必多提。将这一切悲感结集成生存的动机之一,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便是好好地珍惜、保护、照顾这个家。为了哥哥,为了家。这一年新年特别有感触,祝大家新年快乐,要马上珍惜眼前人。
 
 
2014/01/31 03:59 2014/01/31 03:59
Comment(6)
想写这篇文已经是几个星期前的事。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今天决定流水行云般写一写,只求驱散下堆积许久的郁闷。今天是哥哥离开一个月。上个月的昨天这个时候他正在和朋友讯息讨论着晚上唱k庆生的事。现在是6.00pm。上个月的今天是哥哥的生日。今天是敬爱的Yasmin Ahmad 大姐的生日。7号真是个让人伤心的日子。

刚从一个很重要的面试回来。“我愿意花上一个小时面试你,因为我喜欢你;其他的面试者,我早就给结束了。期待第二回合再见到你。”——某MNCCountry Recruiter说。之前另一家公司我有幸入选了第三次的面试,在下个星期。现在的挣扎是应该如何抉择,两者都是资源富足的国际大机构,两者的薪金都优渥,只是工作性质迥异。

那天回到童年里的云吞面档口,熟悉的大婶大叔正准备关上铺子了。只好在附近的铺子吃鸡饭,同样是熟悉的脸孔;还有卖飞机水的四眼两兄弟,脸上没有岁月,宛如几年前的风貌。那些日子,我穿着蓝白校服流荡此处,补习前吃个云吞面,有时还会跷补习班;回家时会绕过这小贩中心到巴士总站,与外劳们挤在小巴里,呼吸着被汗味充斥的稀薄空气。这陈旧的美食中心从爸妈那个年代兴亡后便被繁华遗弃,暗巷里虫飞鼠窜,阴阴湿湿,扑鼻而来是成年累积在气体里的尿骚味和食物的香味。矛盾的结合,置身其中却能神奇地迅速融入。

只因为,那是童年的味道。

最近常常想起童年的味道。是想念哥哥吧。我和他一起长大,我的童年里就是跟着哥哥跑,一起躲在房间里剪掉芭比娃娃的金色长发、一起躲开妈妈的追打、一起吃KFC、一起吃童年里的云吞面。如果不去想,哥哥仿佛还在。“哥哥”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所不在的感觉,只要不去固执,脑袋很容易被迷惑说“哥哥”其实还在。他在外面的餐桌上打机啊!他在房间里睡觉赖床啊!他迷蒙着双眼,拖着毛巾从房间里笨拙地走出来啊!他笑嘻嘻地在看Running man啊!他喜欢自己弄煎蛋吃!........真是个奇怪又心痛得不行的感觉。

这些日子以来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每一天,吃饭、冲凉,开心或失落,就会不经意想起他。只能煎着蛋默默流泪,吃喝着每一口清凉或美味都想奉献给他,看的每一个美丽的灯火都想收下来交给他。画面停留在那个夜晚躺在急救床上,他仍然温热的脸颊、每一根手指、细至每一根毛发和脸上的每一个毛孔。指甲已经呈微紫了。还有在解剖室里推出来时的安详样子。熟悉得不行又有一点陌生......真奇怪。我觉得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莫名奢侈,似乎我正在占有他应该拥有的;似乎我在挥洒着他生存的权利;似乎该离开的是我这个看过世界、只懂得吃喝玩乐的自私妹妹。

我想带他到我住过的泰国岛屿,让他看看碧蓝深海里穆然游过的小鲨鱼、成群结队的小丑鱼,还有总是游得很近与我四目相望的傻傻蓝色小鱼。我想让他看看巴黎塞纳河的长流、爱琴海的雄伟与浪漫、布达佩斯的月下城堡夜景、还有非常非常热情的伊斯坦布尔......我想带他去那些,我们小时候爱翻开指指点点玩猜国家、找袋鼠、找北极熊游戏的地图大书上的每一个景点。那是我们喜爱的其中一个游戏,已经被遗忘的游戏。姑姑送的地图大书也不知在哪里了。我还记得书本的味道,就是一种纸箱的味道,带有一点点腐蚀味。

我们说过的那些陌生的国家,他可曾想去过?

我一直很想知道哥哥的内心世界,看似很简单,但我真想知道,是我的自大忽略了它的奇特之处还是他从来都不说,又或真是那么简单?他可曾有过什么特别的梦想,想吃的东西,想去的地方,未完成的事?如果这世界没有电子产品,我们交际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,更有意义一些。如果如果如果如果如果如果,幸福的生存者总是在如果。两个弟弟各自梦见他,一个梦里两眼泪流、一个梦里笑得灿烂。他说:“不要傻啦,我没有死!”。我可以想像他说这话时一贯的“不要傻啦~”的口吻。就是他招牌的口吻。

我还感觉到。

一气呵成写到这里,我写不下去了,就这样。

用户插入图片

送上一片希腊盛夏的晴朗天空,给

用户插入图片

禅坐时的Sister Natini



我会努力的。



2014/01/07 20:36 2014/01/07 20:36
Comment(4)